AI人才争夺:授之以财,不如授之以才

  • 日期:01-29
  • 点击:(1964)


"人工智能可以谐音成两个汉字,一个是爱,另一个是唉."一位从事水下机器人研发的企业高管在一个人工智能论坛上做了这样的开场白。

第一个词“爱”似乎不难理解,也不难理解生产率的提高,也不难理解潜在的机会之窗,机器人行业没有理由不对人工智能说爱。第二个词“唉”也是人工智能人才短缺的合适地方。据国内教育部门估计,全国人工智能人才的供需比为1: 10,缺口超过500万。

面对人才短缺这个棘手的问题,许多高校都很兴奋。国内70多所高校开设了人工智能相关专业,但对现有模式也经常存在质疑。

例如,当谈到目前人工智能高端人才的短缺时,西郊利物浦大学教授黄朱凯有一个非常尖锐的观点:对于从事高水平研究的学生,他们应该敢于研究目前没有特殊需求的行业,否则大学应该做什么?

一方面,企业抱怨很难找到人工智能人才,另一方面,大学担心目前人才的快速模式。有通用的解决方案吗?在刚刚结束的2019年中国大学计算机竞赛人工智能创意大赛上,通过百度授权的1675名大学生的优秀作品,我看到了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回顾一下最近的“抢劫人民战争”。

2017年,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生年薪约为30万元,博士生年薪约为50万元。到2019年招生季节,应届毕业生年薪50万元并不少见,博士生年薪跃升至80万元。此外,不仅仅是互联网巨头给出了这样的价格。一些独角兽甚至提供更吸引人的待遇。

如果视野进一步开阔,对人工智能人才的争夺将不仅存在于企业之间,也存在于国家之间。

正如人工智能元素《2019年全球AI人才报告》所揭示的:27%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生活在不同于拥有博士学位的国家。在拥有150多名研究人员的国家,这一比例甚至高达32%。其中,中国人工智能人才净流入高于流出,成为人工智能人才流入可能性第二大的国家。

中国和美国可以相提并论。即使中国的人才净流入高于流出,美国的人才流入和流出也非常大。中国吸引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数量仅为美国的四分之一左右,这与中国和美国培养的人工智能人才比例非常相似。目前,中国培养的人工智能人才比例为11%,远低于美国的44%。毫无疑问,事实证明,弥补人才的短缺不能依靠人才的流入,而要依靠自身培养人才能力的不断提高。

随着人才从一个国家流向另一个国家,如果你想想企业之间的“为人民而战”,不难找出原因:如果企业只是人工智能人才的需求方,不主动参与高校的人才培养,即使高校提供更多人工智能专业,即使企业提供更高的工资,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弥补人才的短缺。如果学生毕业后只是急着找高薪工作,不愿意做原创性的、必要的工作,培养人工智能人才自然违背了社会的初衷。

问题的根源正是这个。企业迫不及待地想招聘人工智能人才,但最初的培训过程却被选择性地忽略了。

02特殊事件

当然,一些企业也提供了“联合培训”的解决方案,比如在高校建立培训基地,甚至允许学生毕业前在企业实习。这种训练计划是可以理解的,但也夹杂着一些自私。大多数联合培养的学生毕业后都“融入”了合作企业。

作为人工智能在中国的经销商,百度正在创造另一种可能性。

2019中国大学

为了帮助云南三七种植者解决早期难以发现病虫害的问题,许郭芹在农业专家的指导下,用相机拍摄了1000多张三七种植田早期病虫害的照片,并对数据进行了标注。然后许郭芹将数据上传到百度飞桨一站式培训服务平台EasyDL定制图像识别中的目标检测模型中,帮助三七种植者开发了一个简单的人工智能害虫检测平台,模型准确率达到90%以上。

故事2的主角是北京邮电大学的广泛团队。

他们的目标是将深度学习与带摄像头的眼镜结合起来,设计一种便携式盲人导航设备,帮助视力受损的人完成他们的基本生活需求,如日常行走和寻找物品。在百度的飞桨平台上,广大团队使用固态硬盘神经网络和单深度神经网络进行建模,然后结合语音技术对眼镜获得的实时图像信息进行语音广播。一副带摄像头的眼镜和一部普通的安卓手机给视力受损的人带来了第二双眼睛。

许郭芹在赛后的聊天中告诉我,她计划进一步增加三七病虫害的数据集,并计划将此类工具带给更多三七种植者,毕业后还将向人工智能方向发展。布罗德团队的同学曹赣宇(Cao Ganyu)表示,他们的盲人引导设备只是第一代版本,有些技术需要不断优化,但他们的目标是让盲人运动员在2022年冬季残奥会上,借助他们的盲人引导设备,独立完成起床、洗漱和外出到达体育场的整个过程。

也许许郭芹的同学还不具备熟练的编程能力,能够冒着酷热钻入三七田收集数据,这足以证明她对人工智能的热爱。也许广义团队的产品还不成熟。在接下来的三年中,经过反复迭代,在残奥会上为盲人运动员解释梦想并不是不可能的。人工智能让它们成长,也让人工智能发光。

兰州大学的马志新教授,评委的导师之一,有一个非常中肯的观点:“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要培养优秀的人工智能人才,你必须首先引进他们。”其中,百度扮演着向导的角色。飞桨(Flying Plash)、易地联(EasyDL)和易缘(EasyEdge)等平台为学生打开了人工智能世界,让他们能够独立思考、探索创新,并朝着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加速成长。

03行业导师

事实上,“中国大学计算机大赛人工智能创意大赛”只是百度人工智能人才培养系统的一个方面。与“给钱”抢人的策略相比,百度构建了合作教育的合作生态,形成了从高校人才培养到人才培养标准建设的闭环。

例如,在高校人工智能人才的培养中,百度搭建了企业与高校合作的桥梁,使竞争形式的技术能够培养兼具研究和实践能力的复合型人才。

有很多例子可以引用。针对人工智能教师的短缺和原则与实践的不协调,百度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深入的教师培训课程,参与了《深度学习导论与应用实践》等人工智能教材的编写,推出了几门基于飞桨的免费精品课程.

与此同时,为了鼓励大学生的跨界思维和创新意识,百度参与或赞助的中国大学计算机大赛人工智能创意大赛、百度之星等活动应运而生。以竞赛的形式,鼓励学生将理论应用于实践,接触行业需求,从而使学生能够应用人工智能,理解人工智能,在实践中学习人工智能,避免脱离企业的就业理念。

注: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河、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吴程潇、百度校园品牌部主任李宣亚等嘉宾向特别奖团队颁奖。

百度积极创建专业技术人员培训标准,帮助不同企业的技术骨干开展人工智能技能

从根本上说,人工智能不是一个分阶段的技术标准,而是未来的社会和商业基础设施。人才培养需要以全人类的长期机制为基础。在争夺优秀人工智能人才的同时,百度也应该深入参与人工智能人才的培养,成为提升工业智能的培训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