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惹众怒的韩国新天地教会:集洗脑敛财为一身,拉学生团体,借“和平组织”海外传教......

  • 日期:03-22
  • 点击:(1629)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编者按:“新天地教会领袖被控谋杀”,“新天地教会爆炸”“与政治勾结”李莞-熙原来是一个“功勋人物”.随着与疫情的斗争,韩国各界人士都在叫嚣反对新天地。当信徒在疫情开始时成为“超级传播者”后,新天地仍然因隐瞒信息和不配合政府调查而激起公愤。疫情在韩国蔓延后,新天地总部遭到突袭,89岁的李莞跪下道歉。3月11日,韩国新诊断肺炎确诊病例数量在一天内出现反弹。首尔的一个呼叫中心发生了大规模集群感染。在中心的办公楼里,发现了许多新天地的信徒。新天地给韩国留下了多少隐患?这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金先生在韩国政府的一个研究所工作,他告诉记者《环球时报》,当他五六年前第一次注意到新天地教堂时,他认为它“不规则”,但当时他并不特别反感。这一次新天地的信徒没有配合政府的调查,导致疫情在韩国蔓延,这是每个人都谴责。据韩国国立大学政治外交教授金镇浩介绍,朝鲜战争后,韩国深受基督教影响,一些本土宗教与外国基督教融合后,出现了许多新宗教。韩国社会一直在争论什么是邪教,什么是东正教。

事实上,2014年10月,韩国基督教监督委员会第31次会议已经承认新天地是一个打着基督教幌子的邪教。2015年3月,韩国电视台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播出了一部8集纪录片《掉进新天地的人》,讲述了新天地如何危及社会。2016年4月19日,韩国基督教联合会发布公告,呼吁韩国教会信徒警惕新天地的侵蚀。目前,韩国许多基督教堂的大门前都有招牌,防止新天地的信徒进入。

新天地是“新天地新教证据之家”的全称,总部设在高川市京畿道。1984年3月14日,53岁的李万喜建立了一个新世界。在李晚熙所谓的自传《《我所走过的路和神的恩惠》》中,他写道:“我是皇室后裔,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光明”,“有一天,我遇见了耶稣,天堂和人间,从天而降”。新天地教堂的大部分大门都有狮子的雕像或图像。信徒们认为,领袖李万喜是“代言人信使”。在韩语中,信使和狮子是同音异义词,所以李晚熙被神化为狮子。新天地在韩国有很多分店,大邱分店是其中比较活跃的一家。从新天地最近被迫移交给政府的名单来看,它在韩国的追随者可能超过24万。

韩联社最近分析了36年来新天地发展迅速的三个原因。一是通过隐喻和象征对《圣经》进行新的解释,说“预言中出现的隐喻是打开天门的暗号”,同时强调李晚熙的“能力”。要理解这些密码,一个人不能独自努力思考,而只能通过与上帝和圣灵结合来实现。第二是推广“决定时间的世界末日理论”。只有那些被选中的人,或者那些被李晚熙认可的人,才能在审判日到来的时候获救并永生。一些新天地的信徒离家出走,放弃学业,辞掉工作,为了被“选中”而离婚。三是实行按地区划分的金字塔形组织结构,开展竞争性传教工作。与其他宗教团体不同,新天地教会要求,一旦一个人进入教会,信徒将永远属于教会的这一分支。许多新天地的信徒会在搬家后回到他们原来的分支机构参加宗教活动。韩联社认为,这也是在新天地大邱分店出现“超级传播者”后,疫情在短时间内蔓延至整个韩国的一个重要原因。

据韩国媒体报道,新天地的使命特点是能够以社区的名义伪装名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引诱他们加入并给他们洗脑,最后将使命与金钱联系起来。新天地的信徒不会因为说谎或欺骗而感到内疚。24岁的金向韩国媒体讲述了自己的经历:2018年3月16日至17日,大邱分行举办了一场“博览会”,信徒们在博览会上成立了30多个文化、体育、文学等方面的协会。作为一个榜样,他们对来自其他分支的数百名“学徒”实行传教方法。这些社团似乎与跆拳道、美甲、美术、英语、日语、舞台剧、管弦乐和合唱有关,但主要是“讲师”教“学徒”如何在讲台上向陌生人布道。跆拳道俱乐部的“讲师”上台说:“我们经营私人健身房,所以普通人可以毫无戒心地加入跆拳道俱乐部,自然地向他们说教。今年我们从其他教会带来了几个信徒。”

以大邱分行为例。它有24个下属组织,如总务司、内政部、文化部和体育部。有特殊技能的信徒将被分配到相应的部门工作。大多数信徒被分配到内政部下属的咨询委员会、成熟社团、妇女社团、青年社团和学生会从事对外传教工作。有时信徒会采取“在街上传道”的方法,即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对路人进行所谓的“心理测试”,获得对方的手机号码后加强联系,最后带他们去新天地教堂。新天地对欺骗的受害者进行精神和身体控制。封闭式洗脑教育分为“学前(福音室)”、“中级洗脑班”和“高级《启示录》洗脑班”。一些信徒也将被分配到新天地的单位工作。在集会期间,信徒们再次被要求以各种名义“捐赠”他们的收入。不应低估新天地的财力。为了“赎罪”,新天地宣布捐赠120亿韩元(约7000万人民币),这是韩国宗教界最高的一次性捐赠。然而,韩国政府决定拒绝这一抗疫捐赠。

“拉学生团体比在街上布道更有效”,

据金先生说,韩国基督教的特点是本土化和世俗化。即使他们信仰同一个宗教,教会和教会也是竞争关系。他们都很自豪,相信信徒越多越好。一些韩国人认为生活压力很大,而传统的基督教教义不能满足现代人的需要,不能让他们立即获得“回报”。新天地是从传统宗教中分裂出来的异端教派之一,他们利用自己热切的心理将自己带入宗教。例如,他说,因为韩国经济不太好,一些年轻人承受着买房和结婚的压力。他们相信成为新天地的信徒将会得救。

近年来,新天地关注的是没有固定宗教信仰的年轻人,尤其是学生,因为“挖走”其他教堂很容易导致急剧反弹。韩国大邱和庆尚北路的一些大学的学生会背后有新天地的影子。新天地大邱分校的一位领导说,“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掌握各大学的学生社团,这比街头布道更有效”,因为新来的大学生和刚毕业的年轻人,如果不融入这个世界,他们的学习和就业都会有压力,而且更容易接触和说教。

金镇浩告诉记者《环球时报》,一些韩国年轻人对社会和未来失去了信心,而新天地采用组织化和系统化的管理,通过“关爱”来吸引这些缺乏信心的年轻人。他认为,韩国的宗教问题非常复杂,宗教和政治有时也会联系在一起,这会对整个社会产生影响。要解决这个问题,不仅需要政府的引导和相关的法律法规,还需要人民整体素质的提高。

目前,韩国各界对新天地的谴责不断。在青瓦台官方网站的请愿专栏中,近130万人支持政府解散新天地。相关民意调查显示,86.2%的人认为应该搜查新天地,只有6.6%的人反对,7.2%的人没有回应。由于新天地被认定对新皇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负有责任,首尔市政府于3月3日决定申请“吊销新天地公司执照”,理由是这不利于公共福利。由于在防疫和隐藏方面的不合作,受害者和首尔及大邱的地方政府已经对新天地和李万喜等领导人提出谋杀指控。韩国司法部长明仁敦促检察官尽快搜查新天地。韩国检察官对搜查李莞喜仍持谨慎态度,因为要证明他有罪,必须有确凿证据证明李莞喜发布了相关指令。

通过“和平组织”在国外传教

虽然新天地在美国、蒙古、南非等国家有教会分支和信徒,但它的国际声誉并不好。英国、新西兰和其他国家已经提醒公众对此保持警惕。新天地在中国也有很多活动。根据韩国自己2010年1月10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去年1月,大连、北京、沈阳、青岛、天津、内蒙古等地共有5844名新天地追随者,其中武汉有222人。新天地在中国有601个福音教堂和51个传教场所。

新天地还有很多高调的周边组织,如“国际青年和平组织”、“天堂文化世界和平恢复组织(HWPL)、“世界妇女和平组织(IWPG)”和“马纳青年国际联盟”。新天地通过这些组织向海外扩张,引起了许多国家的警惕。

最近,奥地利《国民日报》引用在韩国首尔大学任教并长期从事宗教极端主义研究的澳大利亚学者彼得戴利(Peter Daley)的话说:“新天地认为,感染病毒不能成为信徒拒绝参加活动的原因,而应被视为赎罪的另一种方式。教会甚至禁止信徒在参加活动时戴面具。”长期研究韩国的学者安德烈也表示,教会不受限制的发展和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反映了韩国民主制度的弊端。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马飞、驻韩国特约记者刘、奥地利特约记者陈霞薛、通讯员李思昆]

-